微信集粹

从锡耶纳的改造说起——专访美国新泽西大学历史系教授邵勤


  2013-09-11 柯白玮-东方早报 哈工大规划院





  美国新泽西大学历史系教授邵勤,出生于上海,赴美修读博士之前,曾在华东师范大学修读历史学专业。当她2002年夏天回到上海时,突然意识到那个自己熟悉的上海不见了——以前的居住区、小时候玩的地方、学校所在的地方等都消失了。

  2004年,邵勤就此开始调研,并在今年2月出版了一本关于中国城市化与市民命运的书。

  邵勤近日接受了《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记者的采访,从意大利城市锡耶纳(Siena)的改造说起,提出了自己对中国城市化的见解。

  锡耶纳,另一种城市改造的典范

  上海经济评论:我注意到你有篇论文,讲“城市发展与日常生活”。

  邵勤:我到锡耶纳去做研究,它基本上保持了中世纪的原貌,路仍是很小的路。在锡耶纳也有******店,就像在新天地一样,很高档很贵的店,可同时,******店对面就有由本地人个人或家庭经营了很久的小店,卖点水果、地图等,很像上海过去的烟纸店。在锡耶纳可以看到衣服被单晾在外面,老太太穿了粉红的睡衣在街道上与邻居聊天。在很繁荣的旅游区中心区,可以看到女人穿着短裤、T恤,在窗台上抽烟。它告诉我们什么?说明锡耶纳仍旧有life(生活),它是一个集日常生活、历史文化、商业文化和旅游休闲于一体,有丰富内涵的地方。

  上海经济评论:锡耶纳如何改造?

  邵勤:它保留旧的,然后再改造,新的造在另外的地方。

  锡耶纳有个中世纪的广场,每年7月2日和8月16日有一个本地社区组织和参加的光背赛马节日。7月2日的节日从中世纪就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所有的市民都来参加。锡耶纳市区会挂满赛马中赢者社区的旗帜,整个地区的人出来庆祝,在挂满旗帜的狭隘街道上济济一堂,喝啤酒聊天。妇女小孩,全家在公园里聚会野餐。它的广场一直都这样,没有很时尚,或者很干净。锡耶纳人保留了中世纪就有的传统,中世纪就有的社区生活和活动,因为它的空间仍是中世纪的空间,它的传统就可以继续保持。

  它的广场是欧洲最有名,保留******的广场之一,如果那个地方搞商业开发造新房子会赚很多钱,可是它就不造房子,保留着这块空间。新房子当然有价值,可是那是一时的价值, 是开发商的价值。新房子到处都有,没有吸引力。你保持了原有的空间,它可以有永恒的价值,可以有永不衰落的价值, 包括不断再生的经济价值。每年成千成万的,从世界各地来锡耶纳的旅游者是来体会当地独特的中世纪的文化、环境、建筑和活动,不是来看当地的新房子。

  离锡耶纳中心不远的地方也有一些新建筑。它们自成体系,不影响旧城风貌。我在那里时没有看到任何其他游人。我在那里拍的新建筑的照片,去过锡耶纳的人认不出来, 因为那里对一般游人没有吸引力。锡耶纳吸引外界的,是它对过去的有机保护,不是它的新建筑。

  城市的问题

  上海经济评论:你认为上海产生了哪些变迁,变迁的本质又是什么?

  邵勤:以前的上海是个很有特色的城市,有很多有味道的地方可以去看。因为里弄房子的结构和使用将商业文化、教育文化、居民生活融为一体,促成社区的形成和人际间的自然交流,赋予这里的生活独特的气息。

  锅碗瓢盆的声音,小学生琅琅的读书声,街坊邻居的聊天和小孩的嬉闹,小店热气腾腾的大饼油条,爷爷们在里弄里下棋打牌,五花八门的衣服晾在外面。这种人与人之间直接、紧密、日常的交流是里弄生活的灵魂。它给予生活、家园、根基、个人认同、记忆,以至人性以独特的意义。

  现在中国城市的发展当然给居民带来了很多益处,包括城市居住范围的扩大,居住条件的改善、提高,可是一切向钱看的结果就造成了一个千篇一律的城市,它没有什么特色,特色是越来越少了。在繁华的高楼背后,是历史和文化的一贫如洗。

  可持续发展在国内和国外都非常时髦,这个说法就是说我们要在环境容许我们发展的程度里面发展,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把人放在里面。西方也有这样的问题,就是把人的生活的质量问题给简单化了,给牺牲掉了。

  城市化要建高楼大厦,往空间发展是非常有必要的,许多研究都说往空间发展可以节省土地和其他资源,因为土地资源是不可再生的,这是可持续化发展的一个方向。所以说造高楼,造摩天大楼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何造,在哪里造,和造什么样的摩天高楼,是很重要的研究课题。

  上海经济评论:你这本书里,写到一些受变迁影响的个体,你做了哪些田野调查?

  邵勤:做了很多田野调查,可是我写出来的,只有6个例子。有两个是关于居民区的变迁,其他4个是写单个的市民家庭。

  学什么

  上海经济评论:锡耶纳是一个小镇,上海是个大都市。如果要找借鉴,最合适我们借鉴的城市是哪一类的?

  邵勤:对,锡耶纳是一个精神。我不是说上海要变成锡耶纳,而是要把这个精神作为一个出发点。发展一个城市,要考虑到人民长久之计的生活质量,人性对人与人之间直接的、日常的交流的需要,人性对历史文化,对保留过去的记忆的需要,对“根” 的需要,无论是物质的,比如建筑,或是精神的,比如社区街坊传统,因为这是生活质量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很多西方城市,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Stockholm),到瑞士边界小镇巴塞尔(Basel),都既有一个新城区,又有一个老城区。它们的老城区并非把居民赶出去,做成像周庄那样纯粹的商业开发区、卖门票的旅游点。那样的景点,是历史保护的误导,是当代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Rem Koolhaas所指出的对历史的摧毁。

  欧洲的老城区名副其实,仍旧有人民在那里生活。我们的城市建设为什么不可以保留这样的老城区?上海市原来主要就是浦西一块。当然,闵行这些郊区可以继续发展。可是市中心的一块完全可以保护修建起来。上海有那么多的区县,完全可以的。

  海外看中国城市化

  上海经济评论:国外关于中国的市化发展的研究,有没有流派之分?

  邵勤:有的人觉得以前中国的城市,像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石库门、江南的小镇,这些都应该保留,不应该摧毁掉。像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有老城有新城。很多学者专家认为中国也应该走这条道路,那样的话可以看到城市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可是也有人认为,从经济角度来说,这不是一个理想的模式。因为需要花很多钱来保护,最经济的办法是造高层,向空间发展,是对能源最节省的方式。中国刚开始发展的时候没有条件来仔细考虑模式问题,这就是我说的我们当时没有统一的规划。采取的就是最简单的办法——拆掉,重新造——又可以赚钱,又可以改善居民的住宿和开发商业,看上去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问题就是,一旦拆掉了,你就不能重新恢复了。

  上海经济评论:对于中国城市化发展的方式,国外是怎么评价的?

  邵勤:国外也非常了解中国城市化的政策,很多人提起这个就说“疯狂”。中国城市化的发展,是和中国经济发展非常有联系的。比较理性的人会觉得,中国应该慢下来,应该进行一个全面的评估。从环境、资源、能源和人性的角度看,下一步应该怎么去走,思想方式要有改变。

  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不要没有未来的GDP。这个未来不仅是中国作为一个国家,上海作为一个城市,而是中国人作为一个people,他有自己的文化、传统、生活方式,里面的精华的方式。一个无根的社会和人民是不会有未来的,就像无根的树长不高,无根的社会会产生很多的焦虑感和******。

  我现在研究的对象是中国上个世纪50年代生的这一代人,他们的生活充满了不确定性,一直被错位。这些人对下一代也有影响。我就在研究这些人与目前中国城市的焦虑感有什么联系。

  保留生活气息与个性

  上海经济评论:你对中国和上海的城市化有什么建议?

  邵勤:从疯狂转向理性,从短视转向未来,从金钱转向人民,从高速转向高质,尤其是人民生活的质量和我们的历史文化。但首先是要停止破坏性的建设和发展。

  我不久前去过离柏林不远的德累斯顿(Dresden)。德累斯顿是德国最漂亮的城市之一。它的历史悠久的建筑每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国内国际游人。可是德累斯顿的80%的建筑都在二战中给毁了,整个城市当时就是一堆废墟。现在被人欣赏的德累斯顿,完全是从废墟中按照原貌拯救出来的。它的一个教堂,一直到1994年才开始重建,到2005年建成。因它原来的废墟还在,目前的神坛包括从该废墟中拣出来的2000多块碎片。德累斯顿很多修复的老建筑,和这个教堂一样,仍带有战争的创伤,有些砖和墙,仍是被战火烧成的黑色。它们和新的明亮的砖和墙浑然一体,别具一格。这些建筑,不仅给予德累斯顿独特的历史深度,而且代表了德累斯顿人民不屈不挠的精神,他们对自己的历史的******尊重,以及他们对为后人保留过去的责任感。即使是毁灭性的战争,也不能让他们放弃过去和未来。

  德累斯顿的创伤是由战争造成的,我们今天城市的创伤,是由发展造成的。而由发展造成的创伤是不是会比由战争造成的更致命和******?近三十年来,中国很多经历了几度战火和“文革”得以生存下来的老建筑都永远的失落了,一去不复返了。

  但如果像德累斯顿这样的城市可以在战火中崛起,我们是不是可以在发展中部分保留和重建老上海充满生活气息的、有机的环境和风光?

  如果做到这一点,我们不仅会保留自己城市的独特个性,而且将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借鉴和经验。过去和未来都会感谢我们。

  意大利锡耶纳的田园广场 (Piazza del Campo)位于全城的中心。

  锡耶纳的小巷。

  每年7月2日和8月16日,锡耶纳的田园广场都要举行赛马节。

上一篇:杨保军:城市设计新期望
下一篇:城市群OUT,“中国圈”COMING——中国高铁,揭开“超级国家空间系统”面纱

  • 赵燕菁:存量规划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城乡规划实施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厦门大学建筑与土木工程学院教授、经济学院教授赵燕菁以《存量规划与城市化2.0》为题作特邀主题报告。
  • 杨保军:城市设计
    9月25日上午,由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主办,城市设计学术委员会承办的专题会议一“机遇·使命·挑战”在沈阳新世界博览馆召开。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城市设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教授级高工杨保军以《城市设计新方向》为题作特邀主题报告。
  • 从锡耶纳的改造说
    美国新泽西大学历史系教授邵勤,出生于上海,赴美修读博士之前,曾在华东师范大学修读历史学专业。
官方微信
HIT-UP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