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集粹

城市创新发展论坛丨李锦生:政府主导与居民自助的传统民居修缮——真实性历史街区保护的探索


   2016-07-19 李锦生 中国城市规划网



  李锦生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山西省住建厅副厅长
  本次演讲,以平遥民居修缮的案例探讨历史文化保护中的一些真实性的问题。这种真实性不但是文化遗产本身修复的真实性,还包括公众参与的真实性和政策实施过程中很多真实性的问题。
  山西的历史城市、历史城区及历史街区在数量上比较多,历史村落则更多,现在留下来可谓之古村镇的村落有一千多个。
  目前主流的历史保护大致有两条路子,一是走到创意以及商业化的路子上,在历史街区、历史建筑中置入商业、文化创意产业的新的功能,比如上海的新天地、成都的锦里,都是这样的方式;还有就是大量未开发的历史街区,还延续着原有的生活,是一种“冰冻封存”的方式。我们不禁要问,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历史街区?


创意或者商业化的历史保护示例


延续原有生活 “冰冻封存”的历史保护示例

  历史街区汇集诸多诉求,是各方矛盾和利益集中的地方——老百姓有老百姓民生方面的诉求,要求改善居住生活的环境,老旧的设施、房屋得到修缮;政府有政府的诉求,既希望历史街区能形成特色片区,成为城市的名片,但同时也要考虑投入产出;开发商当然还是希望能够有盈利。所有这些诉求其实是难以用一个规划、一个政策来解决的。


不同主体对于历史街区的诉求


平遥——2.25平方公里完整的历史文化名城


  以平遥为例来探讨传统民居保护,是因为平遥古城是一个相对完整的历史文化名城,在古城中的传统历史民居数量众多,同时老百姓是在里面生活,可能比一般的城市更适合作为研究的对象。一般城市的历史保护街区面积在几公顷或者几十公顷,比较少有将一个完整的城市作为保护的对象。
  平遥古城 ≠平遥古城景区 ≠古城怀旧主题公园平遥古城的真实性=建筑真实+生活真实
回顾平遥保护工作的历程
  1982年阮仪三先生带着同济大学的团队给平遥做了一版很好的县城总体规划,可以说这个规划抢救了平遥古城,使平遥知道古城要保护,不应该拆除,不应该拓宽马路,所谓的“刀下留城”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1986年12月8日,平遥被公布为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这之后,本人(李锦生)在1987~1989年期间承担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项目负责人。这个规划对传统的民居非常重视,对它的保护、维修、使用提出了各种各样务实的措施。同时还提出来一定的优惠政策,希望老房子的维修得到一些政策支持,而且提出来修复的补贴、减税。



平遥古城保护规划的历程



平遥古城保护性详细规划内容


  王军先生对这个规划很肯定,他认为在80年代的时候能够在历史建筑维修上提出一些政策,特别是能够有一些税收政策,思想是很超前的。这个规划已经三十年了,在三十年中,民居的维修修缮一直不断,1997年平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在2006年,编制了民居修缮办法,只是说老百姓修房子的时候,要按照这么一个控规、修规保护规划的要求来做,希望老百姓能够按照这个要求来做,实践证明,问题非常多。之后,又在一些新的地区探索新的技术。

2006-2009年规划监督、居民出资的修缮


  2010年全球遗产基金会资助修缮了米家巷12号院,在这个项目中,利用传统工艺建造,进行了格局复建的探讨,还进行了内部空间改造以及地源热泵的试验。但是最后的效果不好,不是一个成功的实践。在整个过程中有收获,收获了一次非物质文化遗产施工技术,并且队伍还是很关键,在整个过程中培养了本土化的施工队伍。在80年代做保护规划的时候,我们一直想不清楚一件事情:在那个年代,因为没有人在修老房子,那么对于这些历史建筑的修缮,修房子的传统技术从哪儿来,怎么通过这个过程,使得这么一个技术重新培育起来。


米家巷12号院修缮

  2011年,范家街片区拿出来进行修缮细化的时候,做的很细,甚至于对历史建筑做了病理分析、土壤分析,但是问题还是解决不了,之后又有了2012年左右制定修缮办法的过程,这都是在探索保护规划用什么方法实施。


  “政府主导+居民自助”模式的探索及实践案例
  到2010年,1987年的名城保护规划已经到期,应该进行再编制。为什么一直没有启动修订这项工作?因为有很多事情没有想清楚。在二十多年的实践里,做了各种的探索,有各种的经验和教训,但是有一个东西一直没有做探索:能不能实施政府主导,或者政府和一部分居民自助出资的修缮办法,就是“政府主导+居民自助”到底在平遥古城可行不可行。理论上觉得可行,但是不踏实。总想把这个政策,或者这个规划的实施做一次尝试以后,觉得可以,然后再去修订规划。这样这个规划从制定到实施,从过程中总结出来经验和问题,再指导这个规划的编制。在“十二五”期间探讨的这件事情,这是之前的民居修缮。


平遥古城传统民居保护修缮的探索

  这里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条件就是产权明晰。性质是居住,资金县里拿一部分,省里奖励一部分。对此制订了很详细的标准,几种类型,几种标准,制订了严格的工作流程,这也算是公共管理工作,也是规划实施工作,也是政策的体现工作。
  2012年,是按建筑面积测量,政府按工程总费用补贴2/3;2013年,按室内面积测量,三类三级定额补助标准 ,补贴金额占建筑修缮费用的2/3,工程总费用的1/2左右。专家委员会依据《平遥古城保护控制性详细规划》及建筑在院落中的位置、建筑体量、用材大小、建筑结构、装饰工艺、历史价值进行分类,在分类基础上对残损定级。


  从老百姓提交申请,到评审、组织招标方案,再到签定协议、施工监督、验收等,最后到补贴发放,从申请人到规划局,到专家委员会,到设计、施工、文物、财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没有追求数量,没有追求修多少、必须修完多少,只是想探索公共政策或者这么一个方法的可行性。我们自己还是很怀疑自己,以下照片是实施的情况,确实是微整形,微保护。也许这个房子修修屋顶,那个房子后墙全修,那个能留的能用的基本留下来。每栋房子方案不一样,应对点也不一样。

《平遥古城传统民居保护修缮工程资金补助实施办法》申请流程


《平遥古城传统民居保护修缮工程资金补助实施办法》实施成效



现实中的居民的问题与诉求

《平遥县范家街历史地段保护修复项目》中产权问题


马圈巷 11号现状产权马圈巷 11号传统格局

米家巷11号的产权现状


现实中居民生活条件难以改善



  五、总结与讨论
  从平遥看历史城市保护的趋势:
  从管理方式上:历史城区、历史街区,从条管变块管;从建筑遗产上:抓紧具象价值,才可能维护抽象价值。
历史街区景区化,是全球普遍的面临的问题。平遥民居修缮补贴办法,通过制度建立和程序设计,确保传统民居建筑的修缮,不再是个人文化兴趣的追求,而是政府对遗产保护的价值导向。通过资金补贴,引导居民共同保持传统民居的有效保护、合理利用,是对我国历史文化名城制度深化、细化、具体化的探索。
  政府补贴引导传统民居修缮制度的建立,是历史街区保护困局的突破口。这个模式改善居民居住条件、优化人居环境的,强化历史格局和传统风貌,传承古建筑营造技术。同时通过各部门协调、协作的机制设计,有利于政策推进和落实。探索了技术外包,保障修缮工程的质量,兼顾居民使用要求与审美情趣。而渐进式的修缮,保证生活延续。对传统民居的有效保护,实现对历史街区、历史城市的真实性保护。
  同时这项工作不是单方面可以完成的,如果政府大包大揽,将受到财力限制,而且居民意愿无法体现,就会对政策不理解、不支持。而如果居民完全自主进行,则只能做抢救性的维持,不系统,容易反复花钱;而且基础设施不能同步更新,无法有效提升人居环境。
  修房子的目的,不在房子本身。修不好房子,原因也不在技术,更不在规划。平遥实践的意义,在于直面复杂的历史街区,敢于尝试破解,从理论到实践,在实践中检验规划、审视研究。以此为基础的完善与修正,恰是一套完整的历史城市、历史街区原真性保护的有效路径。
  通过平遥历史建筑的修缮,我们把问题搞清楚了,现在可以开始考虑新的修缮办法。这个问题抛出来,下一步进行修订保护规划。这个保护规划已经三十年过去了,应该可以做这项工作了。
  我们希望得到全国全世界的关注,希望大家帮助我们做好下面的工作。这些困境我们在逐步的解决掉,修房子不是简单的文化遗产保护,这些尝试很有意义。
  本文版权/使用权属中国城市规划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于中国城市规划网”,中国城市规划网保留最终解释权。

上一篇:住建部召开城市防洪排涝有关问题座谈会,专家提出五点建议
下一篇:暂无

  • 赵燕菁:存量规划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城乡规划实施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厦门大学建筑与土木工程学院教授、经济学院教授赵燕菁以《存量规划与城市化2.0》为题作特邀主题报告。
  • 杨保军:城市设计
    9月25日上午,由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主办,城市设计学术委员会承办的专题会议一“机遇·使命·挑战”在沈阳新世界博览馆召开。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城市设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教授级高工杨保军以《城市设计新方向》为题作特邀主题报告。
  • 从锡耶纳的改造说
    美国新泽西大学历史系教授邵勤,出生于上海,赴美修读博士之前,曾在华东师范大学修读历史学专业。
官方微信
HIT-UPDI